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湛江新闻

75岁灰塑匠吴伟文:一把灰刀一双手 塑出雕梁画栋

2017-08-08 08:44 来源:湛江日报 周文硕 吴绮琪 赵淑贤 张锋锋

  得意之作。

  汗水,一滴滴地坠落;太阳,火辣辣地烤在他后背,然而75岁灰塑匠吴伟文站在8米高平台、聚精会神地修葺霞山陈铁村黎氏祠堂。日前,记者在修葺现场见到他。他告诉记者,他从雷州被请到霞山负责这项工作已有一年半。

  “我干这一行30多年了,主要包括祠堂灰塑的设计、雕刻、上色等工作。”吴伟文说,雷州半岛的许多祠堂灰塑均出自他手,因兼备红土文化和家国情怀备受肯定,“现在年纪大了,但是找到传人实在不容易,所以现在还是我努力支撑、挑大梁。”

  一把灰刀一双手

  塑出雕梁画栋

  当天,记者沿着村间小道,来到陈铁村的黎氏祠堂。祠堂门前堆积着数袋水泥,数块红砖,还有用竹竿搭建的8米工作台。祠堂修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屋脊上已修好的灰塑十分引人注目:中间刻有圆形的福字图案,双侧各有一条青龙环绕,栩栩如生;屋梁上鲜艳的牡丹花,寓意财富的铜钱,驱邪避害的灵兽……古色古香、生动逼真。

  修葺者吴伟文头发半白,肤色黝黑,后背微驼,一身深色套装,帆布鞋上沾满石灰。他是雷州半岛闻名的灰塑手艺人,在谈及灰塑时,他眼睛里露出了像孩子般的光芒。

  黎氏宗祠是抗日战争时期陈铁村总支部联络站的遗址,为了展示原貌,反映传统宗族文化,吴伟文为将近600平方米的宗祠设定了修葺总方案,设计灰塑草稿,雕刻灰塑,最后上色。村委会组织委员黎旭江告诉记者,“他还负责联系木工、水工等,他为这里的灰塑投入了很多心血。”

  “每刻画一个雕像,都需要用水泥先建粗膜,再铺上一层材料后才上色。就算是经常刻画的麒麟吐珠像,也需要10天才可以基本完成。”他一边修整,一边向记者讲解。

  30载灰塑生涯,难以计数的作品,除了双手外,吴伟文所使用的工具,仅是小小的批灰刀。他先用手捏出灰塑大致形状,再用批灰刀稍加修饰。面对整座祠堂的灰塑工程,吴伟文说:“建模、刻画细节,靠的都是一把灰刀和一双手。”

  吴伟文坦言,他是最早在雷州半岛从事灰塑的人之一。从花鸟鱼虫、人物书法到戏曲故事,吴伟文的创作题材十分广泛。他很重视图案构思,至今仍然不断读史书看古书,“做到老,学到老。”

  受邀重修颐和园

  因“放不下”家乡谢绝

  吴伟文的手艺闻名乡里,远近村落都请他为祠堂庙宇制作灰塑,老人手上的灰刀,几乎从未放下。“1年365天,有360天在干活。”老吴笑言。但也因为精力有限,他不得不推掉了很多的邀请。

  上世纪80年代,北京颐和园准备重修,有专家看到吴伟文的作品后,非常欣赏,并力邀他到北京参与重修工程。面对更好的工作机遇,更优厚的待遇,吴伟文婉言谢绝。他说:“因为我放不下家乡,家乡还有很多村庄等着我去修灰塑。”

  1997年香港回归之际,有老板请他到香港工作,并且安排好相关手续,吴伟文最终还是选择留在家乡。自此,吴伟文走遍湛江大小祠堂,却从未出过远门,从未离开过家乡。

  一句“放不下”,陪伴吴伟文在灰塑行当风雨不改,兢兢业业地奋斗。他对家乡灰塑的执着和负责,让人由衷钦佩。

  会美术的水泥工

  被时代“逼成”灰塑匠

  吴伟文出生于湖光镇祝尾村,父母是知识分子。吴伟文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书法、作画都有一手,这为其日后的灰塑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做灰塑除了文化基础,还得有一定的美术功底,两者缺一不可”。

  1965年,吴伟文高中毕业,因为家庭等多个原因,日子过得并不顺利。一开始,他以画毛主席像为业,后来辗转当起了水泥匠。直到80年代,不少祠堂庙宇开始重建,大量古建筑亟需恢复。吴伟文认为自己会美术,也会刷水泥,便自学灰塑,决心拯救家乡的古建筑,“是被时代‘逼出来的’”。

  如今灰塑匠的工作待遇有所改善,一平方灰塑能有2500元左右的报酬。但对于吴伟文来说,能从事自己所热爱的才是最值得开心的事。

  灰塑面临后继无人

  老吴望手艺传承

  与许多民间传统手艺一样,有着悠久历史的灰塑也面临无人传承的窘境,尤其在如今房屋装饰越来越西化的大环境,灰塑这门民间工艺很难走向普通市民家中,难有更广阔的市场。

  记者来到了吴伟文刚修筑好的吴氏南柳八房祠里,看到了完工后灵巧生动的灰塑作品,作品中有八仙过海,渔翁得利等典故。这些灰塑与老吴的老搭档吴清泉根据吴氏族谱中记载的事迹所作的画相映衬,彰显出南柳八房祠堂的恢弘大气。

  在谈及灰塑行当的前景,吴伟文显得有些失落。“灰塑要求有文化和史学基础,要懂得美术和书法,还要练就一手水泥匠的功夫。”吴伟文曾带过不少徒弟,如今没有一个能成为接班人。

  随着年龄增大,吴伟文开始感到力不从心。老吴的两个儿子吴超和吴杰已经跟着他做了五六年的灰塑,仍是学徒的水平,并不能独立地完成一个灰塑作品。“我年纪大了,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老吴显得有点无奈。儿子不无遗憾地说,父亲这门手艺,他这个做儿子的都学不会,更别说其他人了。

  “只有社会重视对传统文化和工艺的保护,它们才能较好地传承下去。”吴伟文说。的确,传统手工艺人渐渐老去,如何让传统手工艺留存下来,如何传递传统文化的火种?发人深思。

 

 

编辑: 刘稳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