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湛江新闻

【湛江观察】红橙之乡的“柠橘”之争

2017-01-05 08:31 来源:湛江日报 林小军 吴建韬

  “柠檬头”

  “橘子头”

  不少“粉丝”为吃到地道的廉江红橙,不惜下乡到橙园去采摘。记者郎树臣 摄

  记者林小军 吴建韬

  图:“柠檬头”果,个大,皮略皱褶,清甜无渣,单株多果,产量高但不耐储存,果味略淡,为中品红橙。

  图:“橘子头”果,个小,表皮光滑,光泽好,多为单株单果,偶有单株挂两三个果,产量较低,果肉更红,果味浓郁且久存不变味,为红橙上品。

  正是红橙丰收价好时。在红橙之乡廉江,一批“日进斗金”的橙业人士却有隐忧:不少橙农不愿种上品红橙,新辟的橙园,几乎都种中品红橙。橙农担心长此以往,廉江红橙的质量优势将不再!

  橙业盛年有尴尬 优质红橙少人种

  当地橙业人士眼中的上品红橙即“橘子头”(又称“红橘头”),中品红橙即“柠檬头”,分别以种植时红橙株体所嫁接的砧木命名。元旦前夕,记者在廉江市橙业人士的指引下,来到青平镇一片橙园内,现场比较了“橘子头”与“柠檬头”两大品种,除瓤红汁多味甜的共性外,“橘子头”的果香与口感明显优于“柠檬头”。

  在当地红橙专家的眼中,嫁接树种为江西红橘的“橘子头”更接近当地红橙极品“红江橙”的口味,甚至在“血统”上都比其他嫁接树种产品更纯正。上世纪八十年代,“红江橙”在全国评鉴活动中,就被权威专家认定为广州名橙萝岗柳甜与红橘嫁接产生的嵌合(扇型)变异体。故用江西红橘为砧木嫁接廉江红橙,品质更接近“红江橙”。

  “橘子头”品种更能代表廉江红橙对国内其他橙种的质量优势,从橙园收购价来看,“橘子头”每斤8元,“柠檬头”每斤4~5元。然而,几乎所有的橙农都认为,即便“柠檬头”收购价降至每斤3元,他们还是会放弃“橘子头”而选种品质次之的“柠檬头”。

  清平红橙种植大王关锡运,以他橙园内七年树龄的亩产折算,扳着手指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柠檬头”亩产过万斤,扣除每亩8000元的总成本,纯赚40000~50000元;“橘子头”亩产不到4000斤,每亩仅赚20000元。

  论品质,“橘子头”完爆“柠檬头”;论收入,“橘子头”不到“柠檬头”的一半。这正是廉江橙业盛年的尴尬!“柠橘”之争由此而起:挺“橘”者着眼长远,看重维护廉江红橙的金字招牌;挺“柠”者着眼近年的市场,廉江橙业在经历2006~2007两年黄龙病害浩劫后,元气大伤,急需注入大量资金,恢复规模生产,在这种情况下,优先发展效益好的“柠檬头”,成了绝大部分橙农的选择。

  供给不足少人识 降低品牌附加值

  据当地多位红橙种植大户介绍,廉江红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全盛时期,种植面积曾高达17万亩,其中“橘子头”品种接近一半,当时“橘子头”品种的市场价格优势相当大,如1986年的“橘子头”橙价达4~5元,相当于当时的猪肉价格。经历2006~2007两年黄龙病重灾,当地红橙种植面积暴减至1.1万亩,能提供的上品红橙寥寥无几。

  因红橙种植需要3年才挂果,5年才进入丰产阶段,而且遇到台风、雨水过多的年份会减产,所以近几年来,能供应市场的优质红橙不多,除上了年纪的湛江人外,外地顾客对优质廉江红橙的滋味几乎已遗忘。

  当地果商庞先生指出,多年来优质橙供应不足,对外地客商来廉收果的习惯产生了较大影响。“较高价格收果,长途运回外地后,成本不菲,这就决定了他们不会在低端市场上卖,而中高端市场比较看重卖相,‘橘子头’果较‘柠檬头’小,不少消费者看不上!”

  而赤坎的超市从业人员彭小姐则认为,“橘子头”缺少卖相优势并非因果小,而是包装细节没处理好。“优质皇帝柑个头更小,但皮滑光泽好,每只还贴上标示品牌、原产地等级的小标签,很热卖。‘橘子头’果圆皮光,如果贴上标签,结果完全不同。”

  资深果商黄先生也表示,“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红橙的供给侧出了问题。类似的情况,市场上不少——广东荔枝口感最好的是‘桂味’,但几乎没有外地客商愿意收购,反而个大的‘妃子笑’成了收购热门;个大味浓的湛江菠萝蜜,外省客商的收购率基本为零,个小味淡的阳江菠萝蜜,占据了京沪超市的高端市场——‘桂味’味浓水份少,外运不到一天果皮便发黑,外地顾客谁愿买又小又黑的果?湛江菠萝蜜个头太大,放到外省超市,一个要价近300元,不适合家庭购买。”

  即便在湛江市场,以80后、90后为主体的水果消费群,也大多不识本土红橙滋味。由于产能不足,即便在廉江传统产橙镇的国道边橙摊上,摆卖的也多是广西橙。“广西橙返销廉江”,在廉江橙业内是个公开的秘密。“不少‘粉丝’为吃到地道的廉江红橙,不惜‘上山下乡’到橙园去!”关锡运称他在在霞山赤坎两区的果摊上,鲜见廉江红橙,“橘子头”种的就更凤毛麟角了。“虽然现在没有统计数据,但我估算,现有7万亩的廉江红橙中,‘橘子头’种不足万亩,全部为老树,其中部分已进入产量衰退期。新种的橙树很少有‘橘子头’种的。”据他解释,因为嫁接体生物基因的缘故,“柠檬头”单株多果的优势明显,即同一枝条上可结一簇簇果,而“橘子头”基本是单株挂果明显偏少。除非红橙品种优化技术取得重大突破,否则“橘子头”的低产劣势无法改变,市场体验认知度会持续降低。

  “柠橘”之争意义大 关乎可持续发展

  “你们媒体很敏感,‘柠橘’之争,很有可能对未来的廉江橙业走向产生重大影响,值得关注!”日前,湛江农垦红江农场场长罗国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辨证地分析了“柠橘之争”:种“橘子头”收入高,橙农爱种,是市场客观规律作用,无可厚非;“橘子头”品种关系到廉江橙业的金字招牌,不但要保持,还要扩大生产,目前“橘子头”的收果价,很有可能是远低于因其质优及稀缺而应有的价格,个中原因,既有市场推广手段远未到位的因素,也有果品细化不足,供给侧改革力度不够的因素。“柠橘之争”,其核心是如何提升优质廉江红橙、正宗地理标志产品的市场地位,保持和扩大廉江橙业的持久竞争力优势。

  以廉江红橙业的“鼻祖”红江农场种为例,现有近万亩红橙,其中“柠檬头”占八成左右,“橘子头”产能极为有限,因为是正宗红江橙的原产地,今年的“橘子头”收购价达到每斤20元。为保持核心竞争力,打算从今年下半年开始,该场决定,要在橙园里都种最好的红橙,但职工还是有“柠檬头”情结,这种情结,需要未来更好的收入去化解。

  要为“橘子头”争取更好的收入,离不开品牌和供给侧改革。现在市场上廉江产红橙多品种并存,标志未细化,在外地市场的营销推广力度也因目前的供不应求的市况而未进一步提高,影响了优质橙种的发展。长此以往,不但“广西橙返销红橙之乡”的怪事在继续,恐怕会出现经济学史上著名的“劣币驱逐良币”现象。

  罗国强指出,廉江红橙品种、等级的细化大有潜力。不但有品种差异,还有老树、幼树以及不同水土的区别,即便是同一株橙树,树顶的果质也明显优于树底的果。而这些差异,并未在市场环节中得到足够的重视。他提议,对现行的廉江红橙原产地及包装标识等方面作出更细化的规划,采取更详细的措施,来增强廉江橙业的软实力,从而促进更多种植者关注橙业的整体硬实力。他透露,红江农场未来向国际顶级橙业同行看齐,近期将购置专业的橙分级机器,以糖分、维生素等成分指数对产品分级并标示,以提高优质果的附加值,引导更多的种植户选择优质产品。

  罗国强还透露,“橘子头”品种还具备一项极具市场优势的潜力,场里正在挖掘。“橘子头”能在冷库储存10个月,味道和口感不减,而“柠檬头”冷藏超过15天后,果味便减淡。如果廉江橙业能抓紧冷链物流配套建设,反季节供应的优质红橙将倍增橙农收入。但这一切,需要从橙业更高的战略高度去谋划和整合。“这种变革一旦实现,‘柠橘之争’给廉江橙业带来的,将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转折点!”

编辑: 刘稳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